等族家政服务有限公司

产品展示Company News
柴胡添芒硝汤
发布时间: 2020-06-02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
原标题:柴胡添芒硝汤

伤寒论原文:伤寒十三日,不解,胸胁满而呕,日哺所发潮炎,斯须微利,此本柴胡证'下之以不得利,今逆利者,知医以丸药下之,此非其治也。潮炎者,实也。先宜服幼柴胡汤以解外,后以柴胡添芒硝汤主之。

原方构成:柴胡二两十六铢、黄芩一两、人参一两、甘草一两(炙)、生姜一两(切)半夏二十铢(洗)、大枣四枚(擘)、芒硝二两

用法:上八味,以水四升,煮取二升,去滓;内芒硝,更煮微沸,分温再服。不解,更作。

本条论述少阳病兼阳明的证治。伤寒十三日不解,已过两经,病当处于传变之期。胸胁满而呕,为邪入少阳;日哺所发潮炎,炎入阳明,此属少阳兼阳明之证。潮炎当伴有大便结硬,为何“斯须微利”?究其因为,是误用丸药占有所致。此类丸药,众属巴豆类炎性泻下之品,泻之肠道可通,但里炎难去,故尽管便溏,而潮炎照样。故曰 “医以丸药下之,非其治也”。

误治之后,少阳病尚未消弭,本着先外后里的原则,故先用幼柴胡汤以解其外,再用柴胡添芒硝汤,于休争中兼治阳明,其病可愈。

本方用幼柴胡汤原剂量的三分之一,又添一味芒硝构成。因本证虽斯须微利,但潮炎未除,故添芒硝以泄阳明里炎。因前已用幼柴胡汤休争少阳,故只需用幼剂量的幼柴胡汤,以防少阳未尽之邪内陷。

程效倩:

胸胁满而呕,日哺所发潮炎,此伤寒十三日不解之本证也;微利者,斯须之证也。本证经而兼腑,自是大柴胡,能以大柴胡下之,本证且罢,何有于斯须之下利?乃医不以柴胡之辛寒下,而以丸药之毒炎下,虽有所去,而炎以好炎,复还留中而为实。因此下利自下利,而潮炎仍潮炎。盖邪炎不杀谷,而逼液下走,谓云炎利是也。潮炎者实也,恐后人疑攻后之利为虚,故复指潮炎以证之。此实得之攻后,原形非胃实,不过炎邪搏结而成,只须于幼柴胡解外,后但添芒硝一洗涤之,以以前已有所去,大黄等并可不必,盖限制之兵也。(《伤寒论后条辨•太阳病脉证并治》)

柴胡添芒硝汤为外解少阳,内泻炎结之剂。方中幼柴胡汤之量甚轻,不必大黄、枳实而仅添芒硝,因大便不硬不需荡涤,而芒硝尤善清泄胃炎。临床上凡发病较久,正气偏虚,抑或少阳病未罢将罢,邪初传阳明,阳明病证较轻,产品展示或伤寒少阳未解,阳明燥实不甚,证候从去来寒炎转为日哺潮炎,胸胁满而呕,里有炎结或腹满,舌干苔白或黄,脉弦实者,可行使本方治疗。

①郑某,女,29 岁。患者因月经来潮骤然休止。初首发炎凶寒,继即寒炎去来,薄暮发炎更甚,并自言乱语,天亮时出汗,汗后炎退,又复凶寒。口苦、咽干、现在赤、胸胁苦满、心烦喜呕,不欲饮食,神倦。9天不大便。经某医疗室血液检查:疟原虫阳性,诊为疟疾。按抗疟治疗无效。追寻病史,据云:结婚众年,不曾生育,月经不平常,清淡都是推迟,3-4个月来潮1次,经期甚短、量少,继即凶寒发炎,随经服药治疗,但未能根治。……苔白,脉象弦数。处方:黄芩、柴胡、半夏、党参、生姜各9g 、、,炙甘草6g、大枣6枚,芒硝9g(另冲),添净水2杯,煎服半杯,一次服。当日上午10时服药,下昼4时许通下燥屎,因此症状清除。嘱常服当归流浸膏,月经恢复平常。至今4月未见复发,并生育2个女孩。

②患者女性,49 岁。初诊:1961年8月6日。发炎10余日,经芳香清解、渗利导滞而寒炎不退,入晚高炎,微汗,连日来体温升降于37.8℃-38.8℃之间。不凶寒而凶炎,头重现在眩,四肢酸重,口苦,咽干,唇燥,面垢,喜饮而饮不众,不欲进食,胸闷时作叹休,大便干燥难明,幼便短少,腹胀满不舒,舌燥苔黄,脉弦而迟。病处少阳阳明两经之间,迭经汗下,中气嫌虚,拟幼柴胡汤轻剂,添知母、芒硝泄炎去实:北柴胡4.5g、黄芩10g、知母12g、竹茹10g、炙甘草3g、红枣3枚、党参6g、芒硝12g(分3次冲服),2剂。

二诊:8 月7日,昨夜解燥屎两三枚,服满减,胸腹较舒。今晨体温37.3℃,舌略润,苔薄黄,脉仍弦迟。续前法,原方添减共服4剂,炎退净,调理而愈。